正规股票杠杆开户_杠杆炒股配资网_安全的杠杆炒股官网
正规股票杠杆开户_杠杆炒股配资网_安全的杠杆炒股官网
股票杠杆配资公司 500亿柔宇科技破产清算,刘姝威和华为,谁在撒谎?

明星“独角兽”为何没落?股票杠杆配资公司

已经进入破产程序的折叠屏手机“鼻祖”,曾经获得IDG、中信资本、深创投投资的“独角兽”柔宇科技,突然又陷入了一起“罗生门”。

6月9日深夜,中央财经大学中国企业研究中心主任、知名财经学者刘姝威在朋友圈,贴出了其在“中国上市公司的高质量发展”的闭门会议上的发言摘要,主要内容为反思柔宇科技破产一事。其中提到在初创期,柔宇科技曾拒绝了华为的投资。

刘姝威自2020年任柔宇科技独立董事,她师从我国著名经济学家陈岱孙教授和厉以宁教授,因发现并刺破了老牌“绩优股”蓝田财务造假一事声名鹊起,此后还担任万科A(000002.SZ)、格力电器(000651.SZ)等知名公司的独立董事。

但是对于“华为有意投资柔宇,却被拒绝”的言论,6月10日端午节这天,华为在其集团官方账号发布声明澄清。表示有关“华为提出投资柔宇科技”的言论属于误传。实际情况是,华为未有此投资计划,也未提出投资要求。

一时间,刘姝威和华为截然不同的说法,引发市场热议。

“主角”柔宇科技主营业务为柔性电子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产品主要包括全柔性显示屏、全柔性传感器、折叠屏手机等等,业务与华为有一定的关联度。凭借过硬的技术,公司曾跻身明星“独角兽”行列,且备受资本青睐,估值一度超过500亿元。

但由于战略失误叠加经营不善,柔宇科技频繁裁员,之前更是被曝已经半年多发不出工资,走到了破产清算的阶段。创始人刘自鸿被称为清华“天才少年”,柔宇科技究竟何以至此?

刘姝威深夜发圈

华为紧急辟谣

关于柔宇科技破产一事,市场传闻由来已久。先是2023年末,公司就被曝欠薪长达一年,员工罢工讨薪。据“界面新闻”报道,彼时柔宇科技累计欠薪金额约为4000多万元,涉及员工上千名。

4月1日,官微久未更新的柔宇科技发布了今年的第一条推送,对公司的“破产传言”进行声明,表示公司未曾主动申请破产,也未进入破产程序,目前企业仍在运营中。

舆论风波并未因此停止,于是5月28日,公司又发布了一篇《关于柔宇历史若干不实言论的澄清》的公众号文章,表示从未躺平或主动申请破产。

然而市场还是等来了柔宇科技破产清算的消息。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6月6日公告称,柔宇科技的破产清算案已于5月获法院正式受理,并指定广东华商律师事务所为柔宇科技管理人。

刘姝威在朋友圈贴出的发言中提到,在柔宇科技初创时期,华为曾提出投资柔宇科技,专门为华为供应柔性屏。但是柔宇科技拒绝了华为的投资。创始人刘自鸿希望像三星公司一样,独立完成所有产品的开发,独立制造所有产品,但这明显超出了刘自鸿的能力圈。

对于华为的辟谣,外界有人疑问,刘姝威的深夜感慨好像对华为也没什么影响,华为为啥总是针对学者?

在2022年,华为就曾和北大知名学者陈春花“割席”。彼时网络上有多篇文章夸大、演绎陈春花对华为的解读、评论,华为于是发布声明称“华为与陈春花教授无任何关系,华为不了解她,她也不可能了解华为”。这篇声明一度使得陈春花陷入了学历舆论风波,社会声誉受到影响。

作为“网红教授”, 陈春花两次获评《财富》“中国50位最具影响力商界领袖”,蝉联四届《财富》“中国最具影响力25位商界女性”。但与华为有关的舆论风波过后,陈春花虽回应了质疑,其还是向北大国发院提出了辞职,并且在后续的公开活动中鲜少被邀请。

现在压力给到了刘姝威。香颂资本董事沈萌认为,“刘姝威这样涉及华为的言论,对华为不会形成明显的积极作用,而且还可能会造成市场中对华为柔性屏等概念的误解。”

而对于华为的声明,刘姝威暂未做出回复。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柔宇科技,刘姝威在2022年4月就曾连续两天发文《拯救柔宇》《珍惜从0到1的研发成果》,其中提到,“柔宇科技不善于寻找客户,这正是柔宇科技的软肋!由于缺少客户,柔宇科技从0到1的基础研发优势无法发挥,无法创造充足的经营性现金流量,由此陷入目前的困境。如何寻找柔宇科技的战略投资者?这是需要我们大家一起努力才能解决的问题!”

刘姝威还在不久前的发言中提到,尽管刘自鸿是一位科学家,但他不是企业家,无法引领公司生存和发展。《拯救柔宇》发表后,深圳市国资委引入了一家产业资本,这是一家上市公司。但是这家上市公司提出了一个要求:刘自鸿必须离开管理层。这家上市公司的要求是可以理解的。刘自鸿坚决不同意这项要求。

“我对刘自鸿说:唯一能救柔宁科技的方法就是他退出管理层,专注于柔性技术的研究。如果他不同意这个要求,那么柔宇科技可能会面临破产的局面。”刘姝威表示。

柔宇科技,究竟如何沦落至此?

500亿明星独角兽之殇

被破产清算的柔宇科技,在四年前,还是一家估值高达500亿的明星独角兽企业。

柔宇科技创立于2012年,创立仅两年时间,2014年柔宇科技就发布了全球最薄的彩色柔性显示屏以及柔性传感器,厚度只有0.01毫米,卷曲半径达1毫米,震惊业界。2017年,柔宇科技发布首款可搭载柔性显示屏和柔性传感器的柔性可卷曲穿戴手机原型FlexPhone;2018年又发布了全球第一款折叠屏手机FlexPai柔派,搭载骁龙855芯片,6GB+128GB和8GB+256GB版本售价分别为8999元和9998元。

据《证券时报》报道,一位柔宇前高管对其表示,“从产品角度来看,柔宇从0到1的确是走出来了,在业内属于领先,也已为公众知晓。”他表示,0到1代表的是研发能力,创始人都有名校背景,履历也很好,折叠屏也是比较前沿的技术,投资者相信其技术研发能力,这也是投资者热衷投资的原因,有不少还追加了投资。

得益于技术的先进性,《招股书》显示,自2012年成立以来,柔宇一共获得9轮股权融资,总计61.97亿元和一轮36.53亿元的债权融资。投资方阵容豪华,包括IDG资本、深创投、盈科资本、中信银行、中国银行、中国农业银行、平安创投基金等。

最新一笔融资为2019年底的3亿美元融资,融资完成后柔宇科技估值60亿美元(以当时汇率计算,约500亿人民币)。2020年,柔宇科技以60亿美元估值跻身《2020中国新经济独角兽200强榜单》前12名。

但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的另一面,柔宇科技始终深陷亏损泥潭。2020年底,柔宇科技向上交所科创板递交《招股书》,预计募资金额144.34亿元。

《招股书》显示,2017年到2020年上半年,柔宇累计营收仅有5.17亿元,而累计亏损却高达31.95亿元。

资深产业经济观察家梁振鹏认为,相比同业公司如京东方、TCL华星等,柔宇科技的经营思路有待商榷。京东方、TCL华星以液晶面板为根基,而液晶面板的应用领域广泛,相关产业链成熟,大屏电视、电脑屏幕等都是液晶面板的用武之地,产出后不愁销路,之后再用液晶面板的收入支撑柔性屏的研发。

而柔宇起先便在柔性屏领域发力,该领域在前些年尚不成熟,市场仍在观望之中,柔宇科技的产品虽好,奈何销路欠佳,其收入不足以支撑研发与成长。

持续亏损,又没有新的融资。柔宇科技很快走上下坡路,接连陷入欠薪、停产、破产等风波。

从清华“天才少年”到“限消令对象”

随着柔宇科技这家明星独角兽走向衰落,背后的“天才少年”也“一损俱损”。

“柔宇创始人刘自鸿真心希望企业能够成功,将他视为骗子不公平。”刘姝威表示。

虽然柔宇科技已经走到破产这一步,但正如刘姝威所说,创始人刘自鸿确是名副其实的科学家,在此次公司破产前,刘自鸿的人生可以说是一路开挂。

刘自鸿出生于1983年,17岁时获得江西省抚州理科高考状元,进入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就读,被外界誉为“天才少年”。2006年,刘自鸿赴美国斯坦福大学电子工程系攻读博士学位,并用了不到三年的时间顺利毕业,毕业时刘自鸿仅26岁。刘自鸿也是该系历史上用时最短的华人博士毕业生。

凭着过硬的技术积累,刘自鸿博士毕业后,进入美国IBM公司,担任全球研发中心顾问级工程师及研究科学家。

工作了三年后,2012年,刘自鸿和两位清华大学兼斯坦福校友在美国硅谷、中国深圳及香港同步创立跨国公司柔宇科技(Royole Corporation),任董事长兼CEO。

先进的技术和广阔的市场空间无疑获得了许多客户、供应商、投资人的认可,空中客车、中国中车等知名企业均与柔宇科技达成过合作或协议,但订单没那么好拿。据刘自鸿表示,在2014年发布技术后,很多的制造行业包括面板的制造公司找来谈合作生产的事情。但由于有些制造商希望公司把技术、工艺先拿到他们的产线上去全部跑通后,才签合同。刘自鸿认为,因为没有保障,工艺和配方等东西是没有办法通过专利进行保护的。团队有很多顾虑,就无法进行下去。

因此,柔宇科技走了一条更艰难的路,选择自建生产线。2018年6月,柔宇科技建设的全球首条类六代全柔性显示屏大规模量产线正式投产。据悉,该量产线总投资约110亿元。

高速发展的同时,《招股书》显示,包括刘自鸿在内的柔宇科技管理层总人数为19人,2017年-2019年、2020年1-6月,管理层的薪酬总额分别为684.65万元、660.29万元、1875.06万元和638.51万元。

但折叠屏手机并未迎来想象中的大爆发,押注于此的柔宇科技也迎来自己的“危机”。

2021年12月9日凌晨1:23分,刘自鸿在个人社交媒体上引述《马斯克追忆破产边缘:每天醒来,在梦中哭了一夜》,并发文表示:其实,谁都有过不容易。在人生至暗时刻,也不要指望雪中送炭,唯一能做的是,坚持到底,永不言弃。

“科学家对技术的定价往往会高于市场化投资人的评估,科学家有一个极强的想象力,实际上不会太考虑创业过程中的风险和真正遇到的困难。换一个角色的时候,就会看到真正做的过程有很多困难和市场化的挑战。”中科创星创始合伙人米磊表示。

出现问题后,刘姝威多次呼吁“拯救柔宇”。据刘姝威自述,其对刘自鸿表示,“唯一能救柔宇科技的方法就是他退出管理层,专注于柔性技术的研究。如果他不同意这个要求,那么柔宇科技可能会面临破产的局面。如果他选择退出管理层,仍将保留他持有的柔宇科技的股份。如果他坚持不退出,产业资本不会进入,柔宇科技会破产,他可能会一无所有,投资者也将遭受损失。”

但刘自鸿选择坚持留下,截至目前,刘自鸿在柔宇科技持股38.61%,是第一大股东。

2024年4月23日,柔宇举行破产审查听证会。据“界面新闻”报道,整个听证会持续了近4小时,刘自鸿花了很长时间陈述公司的专利技术、知识产权价值不菲,虽然账面上资不抵债,但无形资产非常重要。

即便刘自鸿再不舍,对技术怀有多少热情,如今的局面依然很难改变。企查查显示,2022年9月起,刘自鸿75次被限制高消费,最新一次为2024年4月23日,金额从4900元到1144万元不等。

虽然柔宇科技在“天才少年”的带领下成功穿越了从0到1的死亡谷,却倒在了“产业化”黎明前的曙光。创业12年的刘自鸿也从曾经的“天才少年”股票杠杆配资公司,成为如今的“限消令对象”。不过刘自鸿才刚刚步入四十不惑的阶段,正值壮年,可以做的事还有很多。你对柔宇科技的破产怎么看?欢迎下方留言讨论。



友情链接: